弋祁

您好,这里弋祁/沈笙。
近期主d5/MAR。
魔冒/裘杰/佣慈/锤基/盾冬。
破画画的,偶尔会写写文和戏。
混语c,欢迎扩列3168960139。


画个辣鸡,我就是个辣鸡。

【魔冒初投】你不曾恨我,你我了无牵挂。

#赤花症。
#意识流,及其短打。
#刀注意。
#其实是语c群猜数字的罚戏。【...】

    “人间有疾,名曰赤花。万法不灭,唯情深之人怨嫉可破。遂又得名花蛊,恨源情根。”
    
    意识到这样丝毫不于情于理而又荒谬不可言之事已是那之后许久,间或地在心中谩骂自己这般惶惑不定,却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刀折矢尽于他那让人不忍却忘的形色。对于本就不该置心的这不该人,可偏偏就是深陷那双眼、那面容、那身影中。不能说,也不该说。
    阿兰朵并不保佑所有人,更何况是自己这般以玩弄把戏而计生的家伙。从那时起,颈间的刺痛不过是草创未就罢了,堇色铃态的欧石楠愈渐滋长,夜中,痛与酸楚伴着塞壬的歌声扎进一血一肉。即便如此,莫说惹人怜爱的株植与塞壬,望月若鎏金也不及他一丝分毫。
    “Kurt Frank.”让我心悸不止的名字。
    情为祸根,愈思愈痛,可却让人仍旧爱的紧。

    不能再拖了。要么白首如新,要么就此了断。
   
    细密的根茎盘踞在脑上,而他此时就在前方。踱着步子,惦念的身影于眸中放大,而他与我再无任何牵挂。
    看到,又或是感觉到,痛处让我分不清,尖棘盘旋而出,绛色模糊了视线,覆盖了人最后的一抹身影。

    我终究是没有让那话说出口。

    “Kurt Frank,我爱你啊。”

评论

热度(11)